不期

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

摘抄关于《THE SWERVE:HOW the World Became modern》

       公元前1世纪的诗人卢克莱修,是哲学家伊壁鸠鲁的门徒,他的诗歌《物性论》是现存的唯一系统阐释古希腊罗马原子论的著作。他认为,宇宙的本质就是无数的原子在空间中做无序运动。所有的物种,包括人类都是自然演化而非神灵创造的结果。不存在死后的世界,只有原子不朽。既然如此,,人类就应当“克服他们的恐惧,接受人类自身以及他们所遭遇的事物都是过渡性的这一事实,从而拥抱世界的美和欢愉。”

       卢克莱修死后500多年,西罗马帝国灭亡,欧洲进入“黑暗的中世纪”。与此同时,基督教日益成为掌管世俗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势力。《物性论》倡导的哲学观念,显然与信封上帝创造万物、人类生而有罪和末日审判说的基督教大相径庭,因此,理所当然被禁止刊行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公元1417年的某一天,一个名叫波焦.布拉乔利尼的意大利人,同样也是年近四十,从一家修道院的图书馆里的书架上,取下了一本陈旧的书稿。破烂的羊皮卷上印着一首长诗:T.LUCRETICARIDERERUMNATURA。就这样,《物性论》的手抄本在前前后后差不多1500年的时间里,逃过了火灾,逃过了水灾,逃过了书虫的啃食,然后,偶然地,落到了这个骄傲的意大利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《物性论》被重新发现以后,人们凭着手抄互相传阅,但教会仍然试图查禁这部作品。是个既已重见天日,就很难再度沉默。佛罗伦萨就有一个年轻人抄写了整本的《物性论》,没有署名,也从没有在他自己之后的著作里提到过,但20世纪的学者通过辨识笔迹认出了这个年轻人:尼克罗.马基雅维利。

       在教会内部,《物性论》动摇病改变了一个小修道士的世界,这个修道士模仿卢克莱修写作拉丁文的长诗,并公开声称上帝的 旨意全是废话,被宗教裁判所审讯和拷问了整整8年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拒绝忏悔。他最后被活活烧死。行刑前,为了不让他胡言乱语,他们用两枚大头针封住了他的嘴唇,穿过了他的舌头,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的样子。这个修道士是乔尔丹诺.布鲁诺。

       再之后,莎士比亚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中出现了《物性论》的内容,蒙田的《随笔录》中有降级100处对《物性论》的直接饮用,莫里哀着手写作了法语版《物性论》,牛顿公开宣称自己是原子论者,爱因斯坦的科学研究终于为现代原子论打下了实证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在大洋彼岸,美利坚合众国的奠基者之一,《独立宣言》的主要起草人托马斯杰斐逊,拥有至少5个拉丁文版以及英文版、意大利语版和法语版的《物性论》。《独立宣言》的第二段写道:人人生而平等,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,其中包括生命权、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。就这样,《物性论》将自己的踪迹留在了一个崭新的国度。

评论